傲宇閣 > 女生小說 > 棄女輕狂:毒妃狠囂張 > 第872章 抄了你們的老巢
    洛景身上還有很濃重的血腥味。

    他雙瞳留有血色,看著其他人的時候有很強烈的陌生感。

    好似大夢一場忘記了所有醒過來。

    魔龍他們對上洛景的眼睛時都不自覺的避開,下一刻魔龍渾身一僵!

    什么時候居然是他們先避開洛景的視線了?

    只有在面對主人的時候它們才有這種心驚膽戰的感覺。

    洛景的視線緩緩落在白凰身上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眼中猩紅逐漸退散,他露出一個笑容,聲音沙啞道:“是我的凰凰……。”

    生死池一日賽百年。

    過往種種如大夢一場,只有白凰這兩個名字穿透時光清晰的印到他心底。

    一眼就將他從漫無邊際的夢境拉回到現實之中。

    她腳下所立之地,便是他歸來之處。

    白凰也感覺到了洛景的異樣,她伸出手捧住了他的臉頰。

    指尖很涼。

    “凰凰,我回來了。”

    洛景捧住她的手,“我好想你。”

    旁若無人的這個勁兒還是和之前一樣,白凰送了一口氣,看向仍舊被他踩在地上的綠遙已經徹底的失去了意識暈死過去。

    她心頭一驚。

    洛景又變強了。

    她是十階大圓滿,洛景也是,綠遙同樣也是,可洛景只是動了動腳……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又趁著我不知道的時候偷偷去開掛了?”白凰沒好氣的道:“怎么變得這么……。”變得這么強。

    洛景沖她笑,那雙薄情的眸子染上春風渡來的溫柔。

    “咱們兩個的事情先不提。”白凰按了按眉心,看向了自從洛景出現在會后就變得滿臉呆滯的四王魔,彎唇開口道:“先把上面這個給解決了。”

    白凰遙遙對著他伸出了兩根手指頭。

    “你說的不錯,如今是二對一!”白凰歪頭,洛景扶著他的小姑娘,神情冰冷的看著四王魔,“我們二,打你一!”  “那又如何?”四王魔心頭發慌恨不得拔腿就走,可洛景的氣勢沉沉的籠罩在他身側,只要他敢有移動他就會直接撕開他的皮肉,四王魔只能強撐著拖延時間,“我們還

    有很多的煉藥師一直都沒有出手,你們這里只要你們兩個人,雙拳難敵四手!”

    他身后的確還有很多綠遙帶來的煉藥師和毒師,正目光沉沉的看著白凰。

    “看吧!”四王魔見白凰沒動靜,心底又有了一點底氣,“你的那些同伴可都經不起折騰了,帶著這么多的累贅,你能奈我何?還不是我想走就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誰說白凰沒有幫手!”

    天際破開晨光,光線從上方落下,將光影里飛舞的塵都看的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無數人將那些煉藥師團團圍住。

    他們穿著金燦燦銀花花的院服,高調的彰顯著她們的到來。

    趙穎扛著巨大的旗幟,上面是星辰學院的院徽,迎風飄揚好不威風。

    念安安站在趙穎身邊,一抬手,無數翠綠的靈力巨樹拔地而起,光明系靈力傾注在安風涼和三生他們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星辰學院全體學生,前來支援!”

    四王魔臉上的神情徹底的陰沉下去。

    趙穎和念安安她們的實力已經到了八階。

    對付這些煉藥師是綽綽有余!

    趙穎活動手腕,輕笑道:“原來都是一群煉藥師和毒師啊?這些家伙除了來陰的,正面都不夠我三拳頭的。”

    她伸出舌尖舔了舔牙根。

    “來我們老大跟前找事?”

    “我看你們是催死來了!”

    四王魔心頭一口氣哽住,猛地往東南角空缺的地方奔去。

    “撤!”

    東南角并沒有星辰學院的人守著。

    看著他們撤退,星辰學院的人都沒有動,反倒是臉上掛上了古怪的笑容。

    下一刻,無數白衣學生出現在東南角,殺陣已經擺起。

    “魔戰學院全體學生,前來支援!”

    那些煉藥師們完全沒有防備,轉瞬就被刀劍光影砍了個七零八落。

    趙雨溪還是那副生人勿進的臭臉。

    她抽出帶血的長劍,冷嗤了一聲,“一群墮落者,讓我們兩個學院一塊兒出動絞殺你們,你們要感到榮幸。”

    “再也沒有比這更體面的死法了!”

    念安安看著還在掙扎的四王魔看向白凰問道:“白凰,這家伙怎么辦?”

    白凰彎唇,“當然是做成我的傀儡了!”

    這一次她可是直接損失了十三個九階傀儡。  “想把我煉制成傀儡?”四王魔渾身血液都涼透了,臉上再扭曲囂張的笑也掩蓋不了此刻他內心的畏懼。“你怕是在做夢,我是天魔一族之中有高貴血脈的存在,怎么可

    能被你這么一個卑微的人族驅使。”

    白凰甩了甩赤鱗長鞭,抬起眼皮漫不經心道:“那可巧了,你的那十三個九階的大兄弟在死前也是這么說的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混沌領域處,三個王魔久久等不到綠遙他們上來,動作變得越來越焦躁。

    “嘖!什么玩意兒!”戰耀手上長槍一轉,在大王魔分神的空襲之中刺中了他的心口,戰耀嫌棄的道:“要不要打架了?還有功夫想這想那?”

    大王魔嘔出一口血,被兩個弟弟飛快的架著后退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二王魔神情之中也帶著幾分焦急。

    “難道綠遙他們失手了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!”大王魔動手修復自己的心口,天魔強大的生命力此刻體現的淋漓盡致,“那可是兩個十階大圓滿。”

    下一刻,面前戰耀突然抬起頭。

    他渾身的戰甲都被突然爆開的氣勢炸的寸寸裂開。

    “狗東西!你們剛才說……幾個十階大圓滿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兩個十階大圓滿此刻保持著同一個姿勢,被廢了手腳吊在樹上。

    白凰手持赤鱗長鞭,幾步走到他們兩個面前。

    洛景靠在一旁神情溫和的看著她。

    其他人目光復雜的盯著這一幕。

    招惹誰不好要招惹白凰?

    她能給你死個痛快那都是百年難得一見,看啊,這不就被吊起來抽了?

    “那個,白凰啊。”念安安忍不住開口了,“你把這兩人吊起來做什么啊?”

    依照白凰的性子,要么就是直接宰了,要么就是留著慢慢找折磨所圖深遠。

    果然,白凰緊了緊赤鱗長鞭,單手撫上了太陽花們留下的種子。

    “我要問出這兩個狗東西的老巢。”  “抄了他們的窩,種我的花!”
竞彩足球稳定回血